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未来农业景气有望稳中有升
  • 发布时间:2020-01-26
  • www.ruetoo.com
  • 今年上半年中国农业经济景气指数为99.4,与第一季度基本持平(略有上升0.1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中国经济预警指数为80.0,与第一季度持平,连续两个季度在“浅蓝色”地区运行。上半年,繁荣程度呈现“三升三降”格局:农业生产略有加快,农业收入增加,劳动生产率继续提高,农业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不同程度下降,农林水财政支出增速下降,农业经济总体保持稳定态势。

    从未来预期来看,农业生产有望继续保持稳定,甚至呈现反弹趋势。特别是,随着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政府惠农支农的努力已初见成效,农业和农村改革不断深化,产业融合深入发展,农民收入预计将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根据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经济的监测和预警结果 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的经济预警指数(以下简称中国经济的经济预警指数)为80.0,与第一季度相同,连续两个季度在“浅蓝色”地区运行。

    这两个索引都相等。

    与第一季度相比,构成农业经济繁荣指数的六个指标呈现“三升三降”的格局:农业生产略有加快,农业收入增加,劳动生产率继续提高,农业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不同程度下降,财政农林水支出增速回落。

    进一步剔除随机因素后的农业经济繁荣指数(农业经济繁荣指数趋势图中的蓝色曲线)比保留随机因素的农业经济繁荣指数低1.1个百分点,表明政策因素对农业经济有很强的支撑作用。

    在构成农业经济预警指标的10个指标中,猪料比指标位于“黄灯区”;“绿灯区”有四个指标,即农村居民人均净营业收入、农产品价格指数、农业生产资料价格指数(逆转)、财政农林水支出。有三个指标位于"浅蓝色区",即第一产业的附加值、谷物和产品的进口以及谷物、油类和食品的零售。位于“蓝光区”的是两个指标,即农业出口和农业、林业、畜牧业和渔业固定资产投资。从光信号的变化来看,上半年猪饲料比从“绿灯”上升到“黄灯”,第一产业增加值从“绿灯”下降到“浅蓝灯”;其他8个指示灯没有变化。

    农业生产略有回升

    上半年,第一产业增加值2320.7亿元,同比增长3.0%。虽然增长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2个百分点,但比第一季度快了0.3个百分点。上半年,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2%,比第一季度增长0.3个百分点。

    夏粮产量与历史最高年份(2017年)持平,农业种植结构不断优化。2019年夏季粮食总产量为2835亿公斤,比2018年增加59亿公斤,增幅为2.1%。夏粮丰收主要是由于单产恢复增长。今年全国夏粮产量为每亩359公斤,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

    牛、羊、禽产品产量增加,库存基本稳定。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放牛1918万头,比去年同期增长39万头,增幅为2.1%。牛肉产量达到288万吨,增长7万吨,增幅为2.4%。绵羊上市数量为1.3亿只,比去年同期增长212万只,增幅为1.6%。羊肉产量202万吨,增长3万吨,增长1.5%。全国家禽放生数量为61.9亿只,比去年同期增加3.1亿只,增幅为5.2%。家禽产量952万吨,增长50万吨,增长5.6%。鸡蛋产量1516万吨,增长53万吨,增长3.6%。从现有牛的数量来看,截至6月底,全国共有牛9248万头,同比增长112万头,增幅为1.2%。全国有3.2亿只羊,同比增长215万只,增幅0.7%。家禽存量58.7亿只,同比增长2.2亿只,增幅4.0%。

    农产品出口下降收窄

    上半年,中国农产品出口365.4亿美元,同比下降2.7%,同比下降0.4个百分点。其中,水产品出口比重较大,同比增长3.4%,比第一季度增长0.7%。蔬菜出口同比增长1.8%,第一季度下降5.1%。

    粮食进口下降扩大

    上半年,中国粮食及其产品进口32.2亿美元,同比下降24.3%,比第一季度增长14.8个百分点,降幅较大。今年上半年,中国高粱进口仅为289万美元,同比下降99.6%,连续两个季度大幅下降。大米和大米进口量达到6.7亿美元,同比下降30.7%,比第一季度增长7.5个百分点。大豆进口156.6亿美元,同比下降18.8%,增长7.3个百分点。玉米进口达到6.8亿美元,同比增长42.9%,增速下降41.2个百分点。小麦进口达到5.2亿美元,同比下降6.4%,第一季度增长70.9%。

    生产价格由下降到上升

    上半年,农产品生产价格同比上涨9.1%,第一季度同比下跌1.7%。其中,第一季度畜产品价格上涨18.1%,同比下降5.3%。种植产品价格同比上涨3.3%,比第一季度上涨1.3个百分点。水产品价格第一季度上涨0.4%,下跌2.8%。林产品价格同比持平,同比增长0.5个百分点。

    上半年,三大主食价格呈现“两涨一跌”的运行特点。其中,玉米价格同比上涨1.9%,较第一季度下降1.0个百分点。小麦价格第一季度同比上涨0.1%,同比下跌0.6%。大米价格同比下降6.6%,比第一季度上升1.6个百分点。

    上半年,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上涨3.0%,比第一季度上涨0.3个百分点。幼畜、家禽和家禽产品价格同比上涨16.4%,比第一季度上涨13.7个百分点。此外,其他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化肥价格同比上涨3.4%,涨幅下降1.3个百分点。农药和农药器械价格同比上涨4.0%,涨幅下降1.3个百分点。饲料价格同比上涨0.9%,下跌1.0个百分点。

    从生产环节来看,上半年猪与饲料的比例为6.39: 1。生猪生产能力继续收紧,猪肉供需差距正在扩大。随着猪肉消费的季节性反弹,预计猪和猪肉价格将继续上涨。

    终端食品需求增长

    上半年,反映终端消费的粮食、石油和食品零售额为6965亿元,同比增长10.4%,比第一季度略有下降0.2个百分点。

    农业收入快速增长

    上半年,农村居民平均纯收入2343元,同比名义增长6.2%

    上半年,农林水财政支出9445亿元,同比增长13.0%。虽然增长率比第一季度下降了1.6个百分点,但比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2.3个百分点。对农业的财政支持和效益很强。

    劳动生产率略有回升

    上半年,第一产业劳动生产率为人均元(可比价格),同比增长4.8%。增长率比第一季度高0.4个百分点,比农业生产高1.8个百分点。

    上半年农业继续保持稳定。繁荣呈现“三升三降”格局:农业生产略有加快,农业收入略有增加,劳动生产率继续提高,农业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不同程度下降,农林水财政支出增速下降,农业经济保持总体稳定趋势。

    随着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继续深化,预计未来的农业繁荣将呈现稳步上升的趋势。根据模型计算,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农业经济景气指数分别为99.6和99.8,农业经济预警指数分别为83.3和83.3,总体态势稳步上升。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由于固定资产投资增加、财政支出增速放缓、生产资料价格过度上涨和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农业高质量发展仍面临挑战。要实现农业的高质量发展,首先必须加强政策支持和引导,不断加大支农投入。第二,优化农业生产结构,建立更加高效的供给体系。第三,要加强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合作,构建农业对外开放的新模式。

    近年来,政府增加了对“三农”的公共财政投入,但农业投资最近有所下降。为促进农业和农村发展,应加强政策引导,促进金融支持和社会资本引导相结合。一是建立国家农业投资增长机制,优化农业投资结构,实施一批奠定基础、长期管理、影响全局的重大项目,加快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薄弱基础设施的改造。创新财政支农资金的投入和使用,充分发挥政府投资资金通过公私合作等方式在农业领域的导向作用,为农业发展提供可持续的资金来源。二是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建立健全农业信用担保体系,推动农业信用担保服务网络进一步向市县两级下沉,缓解农业经营者融资困难和成本问题。

    在优化结构方面,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组合拳”,确保粮食连续几年丰收,但农业生产仍面临结构性矛盾,主要表现在大豆缺口大,优质农产品供应相对不足。因此,有必要整体调整种植业生产结构,稳定稻麦生产,有序减少非优势地区的粮食玉米,进一步扩大大豆生产规模。同时,完善大豆目标价格政策,提高农民种植积极性。组织实施良种联合研究,提高大豆产量。

    此外,有必要加强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合作,建立农业对外开放的新模式。近年来,我国农产品进出口波动很大,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业的健康发展。因此,首先,必须实施多样化战略,减少对单一国家的依赖

    社会资本下乡积极性不高,主要受以下因素制约。第一,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和易受自然灾害等环境因素的影响,农业相关投资的回报周期长且波动性大,存在不确定性。尤其是农业投资的整体资本回报率不高,制约了社会资本投资的积极性。第二,农业和农村发展仍然存在许多短板地区和薄弱环节。相关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仍需加强。涉农领域的投资环境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社会资本进入涉农领域。第三,利益联结机制不完善。虽然资本与农业结合的方式很多,但目前资本与农业、企业和农民的结合大多是订单合同等“宽松”方式。双方没有形成利益共同体,导致订单违约率高,企业和农民的利益得不到有效保护。此外,受农业保险不发达等因素的制约,社会资本也存在“不敢投资”的现象。

    为促进农村发展,政府应综合运用财政、金融和税收措施,摆脱资本下乡的阵痛和困难,重点引导社会资本“源头活水”流向农村农业等相关领域。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

    首先,我们应该加强政策支持和指导,改善基础设施,加强公共服务,为农业和农村地区利用社会资本创造良好的软件和硬件基础。政府要继续把农业和农村作为财政保障的重点,加大对“三农”的公共财政投入,建立稳定的农业资金投入机制,整合和协调各级和各种渠道的农业资金,实施一批奠定基础、长期管理、影响全局的重大项目,加快农村经济发展薄弱基础设施的转变。同时,我们将继续深化“放松管制”改革,加强公共服务,为社会资本进入涉农领域创造良好环境。如完善农村金融、保险等服务体系,完善农业信用担保体系和农业保险体系,促进相关服务网络进一步下沉,缓解农业经营者融资和农业保险困难,消除社会资本“不敢投资”的担忧。

    第二,积极探索涉农相关项目的合理回报机制,增强项目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应鼓励社会资本创新运营模式,提高运营效率,降低项目成本。通过适当的资本配置,如包装优质旅游资源和提供土地使用权,充分挖掘涉农项目的商业价值,合理提高项目回报水平。

    第三,必须建立和完善激励机制,利用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和农村。探索财政补偿机制,对长期支持农村振兴的社会资本给予财政支持、优惠政策和配套项目投资,形成吸引社会资本持续投资的政策体系。

    第四,创新社会资本进入涉农领域的模式,完善企业与农民的利益联结机制。鼓励农民通过产权、技术、产品等与企业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和联系。从而带动普通农民分享农业经营收入,促进农民增收,减少订单农业发展中的违约现象。

    中国经济景气指数

    中国经济景气指数由《经济日报》中国经济趋势研究所和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联合编制。通过定量指标,监测循环

    日期归档

    广陵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ruetoo.com 技术支持:广陵信息网 | 网站地图